点击关闭

职称案件-钱丽媛以姚某从郑彪那里买到紫砂壶为由-上海新闻晨报

  • 时间:

王源肖战是邻居

1年後,鄭彪正式向錢麗媛「拜師」。憑藉錢麗媛的名氣,鄭彪製作的紫砂壺都能快銷,鄭彪一家因此也很感謝錢麗媛的「提攜」。

根據每把壺的工藝複雜程度,錢麗媛支付給鄭彪800~2000元不等的代工工資。此前,因其名頭和高工的職稱,每把「錢氏紫砂壺」出售價格可達五千至兩萬元不等。「鄉下做壺的基本上都是給別人做,能賺到錢就行了,也不懂什麼法律。」鄭彪解釋道。

中國青年報·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超 實習生 程蓉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讓他沒想到的是,2018年,類似涉惡案件頻發,當地一名受害者報警,隨後宜興警方抓獲涉惡團伙。梳理案件時,突然發現2016年發生的這起案例,於是警方找到鄭彪。

3年前被人關在倉庫里並被毆打的場景,江蘇宜興的紫砂手藝人鄭彪至今仍歷歷在目。

「對於虛假宣傳、欺詐銷售、以假亂真等的紫砂藝人,不予註冊;在職稱申報審核過程中,注重職業道德和藝德藝風的要求;對於請人代工、混淆市場、欺騙消費者的紫砂從業人員,一經查實堅決予以曝光。」宜興市人社局相關負責人表示。

如今,他心裏的石頭終於落地。

近日,鄭彪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時表示,2011年他在宜興丁蜀鎮鄉下做紫砂壺,錢麗媛找到他,「授權讓我做壺,然後刻上她的印章,以『錢氏紫砂壺』名義對外售賣。」

他原本是紫砂行業「食物鏈」里最底層的一群人之一:他把自己做好的壺,刻上師傅錢麗媛的印章,以「錢氏紫砂壺」的名義,高價對外售賣。

如今,等待錢麗媛的可能是牢獄之災。今年5月28日,宜興市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敲詐勒索罪、尋釁滋事罪,對在宜興市紫砂行業以「打假」為由,多次採用拘禁、毆打、威脅、駐守、圍堵、上門滋擾等手段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邵某某等4名惡勢力犯罪集團成員,及涉案的錢麗媛等其他3人提起公訴。

楊欣說,很多顧客衝著大師名號去買壺,甚至願意花高價訂購。大多數顧客沒有鑒別能力,主要看制壺人的職稱和名號。因此,職稱成為決定價格的主要因素,這也是制壺人不斷追逐的目標。

按照工藝職稱來看,錢麗媛是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,鄭彪是助理工藝美術師,中間相差三級。這三級幾乎是天壤之別。

「『代工壺』在宜興已是供認不諱的秘密。」當地一位紫砂師傅楊欣(化名)表示,「你到紫砂市場去,隨處都能找到這種『大師』壺」。

讓人覺得詫異的是,宜興有一名大師一年至少賣出1000多把壺,平均下來每天就要做三四把壺。

「買壺的人不知是不是大師做的。要是有人找到大師,大師也會承認是自己做的。」楊欣說,只要有證書和印章,許多購買者難以察覺是否為「代工壺」。而代工壺因能有「大師」名頭的加持,賣壺也更加暢銷,價格也會高出好幾倍。

後來,鄭彪又被兩個警察帶走,直至第二天早上8點才從派出所離開。鄭彪說,經過幾天協商,2015年9月21日,他給錢麗媛簽下承諾書,答應償還30萬元。

楊欣介紹,從挑選泥料到最終成品,根據不同工藝,製作一把紫砂壺所耗時間不一樣。如果用機器磨具灌漿製作,一天能做出很多,半手工的一天可做一把。如果是全手工的話,就需三五天,做得快的一天可做兩把。根據工藝複雜程度和泥料質量的不同,一把紫砂壺的成本價也從幾十元到數百元甚至上千元不等。

鄭彪表示,自從被毆打后,他一直在等待一個可以討回公道的機會。「當年我東拼西湊,借錢還給錢麗媛30萬元,就是不想再跟她往來。這幾年,我一直借高利貸還朋友的錢,咬咬牙堅持着。」

「一把半手工的代工壺,本來就幾百元錢,敲上大師名字章印后,價格可以是好幾萬元,甚至好幾十萬元。」楊欣說,因名氣大,一些人不惜百萬元、千萬元地購買、贈送、收藏紫砂壺。「買壺的和賣壺的都想從中得到暴利。」

「錢麗媛案件的發生,給宜興紫砂和城市聲譽帶來極壞的影響。但這隻是少數『害群之馬』的個體案件,不是宜興紫砂行業的普遍現象。」史俊棠說,紫砂是宜興的一張名片,也是丁蜀鎮的富民產業,紫砂藝人應加強自律,愛護這個行業,保護好這張「名片」。

「我當時意識到,之前姚某買壺就是一個局。」鄭彪回憶,當時他表示沒那麼多錢,隨即被其他人拳打腳踢,直到晚上12點。

「警察讓我報案,說5年內如果不報案,就視為自動放棄。因為之前被打,我當時很害怕,就沒有選擇報案。」鄭彪說。

「虛假經濟」還能繁榮多久據宜興警方相關負責人介紹,2018年11月,宜興警方在對其他警情回訪過程中發現相關涉惡線索后,從2019年1月至今,相繼抓獲以邵洪群為首的涉惡團伙。邵洪群等人以恐嚇、威脅等手法實施敲詐勒索,作案6起,其中既遂3起,未遂3起,涉案金額在40萬元左右。上述系列案件中涉及錢麗媛的案件有兩起,另外4起案件中有1起也同樣涉及紫砂藝人,與錢案類似,也是因紫砂壺代工引發糾紛繼而升級,糾集惡勢力進行敲詐勒索。

6月4日,江蘇省陶瓷行業協會召開「宜興紫砂加強行業自律促進健康發展」座談會,通報決定撤銷錢麗媛「江蘇省陶瓷藝術名人」榮譽稱號。同時,宜興市工信局、人社局分別向上級部門提請撤銷錢麗媛「江蘇省工藝美術名人」榮譽稱號、正高級工藝美術師職稱。

現實中,「代工」成為名家大師與「代工手藝人」雙向受益的事情,由此真假難辨、亂象叢生,滋生繁榮的「虛假經濟」。

幾個月後,錢麗媛去公安部門反映,讓鄭彪儘快償還欠款。鄭彪說,後來公安部門經調查后認為此前簽訂的「承諾書」屬於敲詐案件。

徒弟私自售壺被毆打敲詐公開資料顯示,1943年出生的錢麗媛,曾先後跟隨多位紫砂大師學藝,還曾獲得過「江蘇省工藝美術名人」「江蘇省陶瓷藝術名人」「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」等稱號。

鄭彪等徒弟們都與錢麗媛來往親近。平時徒弟們會輪流給師傅做推拿,逢年過節會給師傅送好煙好酒。

後來,師傅發現鄭彪私自售賣「錢氏紫砂壺」,經濟利益分配不均導致師徒反目。隨後師傅指使乾兒子丁某,找社會閑散人員以「打假」為由,向鄭彪索要了30萬。

暴利驅使下的「代工亂象」宜興以「陶都」聞名於世,紫砂行業的繁榮帶來暴利,也催生亂象。錢麗媛涉惡被查,恰好折射了當地紫砂行業的「代工亂象」。

針對紫砂亂象,江蘇宜興市工信局相關負責人在座談會上表示,將加強現有技藝人員隊伍管理,倡議建立健全個人誠信體系建設管理體系,一旦發現違規違法行為,堅決給予嚴肅處理,並探索建立從業「黑名單」制度。

「現在很多所謂的紫砂大師平時都忙着走穴、辦展覽,哪有時間做壺?最後只能找人代工,敲上自己的印章,再制一張證書,誰能分辨真假?」鄭彪說,案發時,76歲的錢麗媛也沒精力做壺。這些年,他先後給錢麗媛做了幾百把「代工壺」,「她的壺全是找別人做的」。

2015年,一位客戶姚某找到鄭彪買帶有錢麗媛印章的壺。「他當時給我1.5萬元,買走5把壺。後來我才知道,錢麗媛給了姚某5萬元去買5把壺。之前,我從來沒賣過錢麗媛的紫砂壺。」

江蘇省陶瓷行業協會名譽會長、宜興市陶瓷行業協會會長史俊棠在座談會上表示,近20年來,宜興紫砂行業發展迅速,目前丁蜀鎮紫砂行業家庭作坊有1.2萬家,行業從業人員數萬人,擁有技術職稱的有7090人,其中擁有正高級工藝美術師職稱的有137人。此外,宜興擁有22個國家級大師。

值得關注的是,錢麗媛涉惡被查,曝光了當地紫砂行業「代工壺」黑幕。而多名業內人士表示,這隻是紫砂行業「代工亂象」的冰山一角,整個市場亟待規範整頓。

今年年初,掃黑除惡行動席捲江蘇宜興。5月,多個惡勢力犯罪集團成員被宜興檢方公訴。其中涉案人員就包括錢麗媛,這位76歲的老太太還曾是研究員級高級工藝美術師,也是紫砂行業的制壺名人。

一位宜興紫砂業內人士稱,國家級大師(中國工藝美術大師等稱號——記者注)的作品從10萬元甚至上百萬元起價,省級工藝美術大師的作品一般是5萬到十幾萬元,再往下的工藝美術師,價格由幾千到上萬元不等,最低級別的工藝員的作品往往在200~500元之間。沒有任何職稱的紫砂藝人,一把紫砂壺的批發價基本上不會超過100元。

鄭彪回憶,2015年9月17日,錢麗媛約他吃飯。晚上6點,他剛到飯店,就來了幾個人,把他帶到藝術館的倉庫。當時,錢麗媛以姚某從鄭彪那裡買到紫砂壺為由,控訴鄭彪私自售賣「錢氏紫砂壺」,要求賠償300萬元。

今日关键词:莫斯科大巴事故